您现在的位置: 福建省安溪第八中学网络平台 >> 招生专栏 >> 走进八中 >> 正文

回八中

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2571 发布时间:2013/5/28 【字体:

2011届高中毕业生 胡钦圣

 

我等了三年,你一成不变。我转身的瞬间,你却换上了另一副容颜。——写在前面

 

今天,回一次八中,离开也才一年,却赶上了我在这儿呆过六年的变化。  

还记得那些年,我们一起上过的体育课。土砂石路面,操场旁边,那几株吃尽黄沙的松树,那处破围墙,我们爬上爬下歇脚的地方。如今是矮矮的铁栅栏。去年,亲眼所见,三十余年的办公楼,在尘风斜阳中,碎成一地残骸。今年,在她原来站的地方,我看见,另一副尊颜,红袍白脸。  

再也找寻不到,我们曾蹂躏过的那一片绿地。育贤楼前,我吃惊的发现,有两座小型的林园。在生物园内,有各种各样栩栩如生的飞禽走兽。在地理园内,有形态各异的地貌地形,巨大的地球仪,满天的星体,还有百叶箱,地动仪。刚开始遇见,谁也不习惯。六年,摸透了老八路的习性,一时难以接受新四军的作息。或许,我下次回来,能在这儿看到埃及的金字塔,领略塞纳河畔的自由女神……我不敢去想象,眼前的一切,早已在我的意料之外。   

拾级而上,来到八中的后操场,如今是四百米的橡胶跑道,中央是绿油油的足球场。踩在上面,软软的,就在这层红绿的裙带下,有我们曾经一路奔跑的梦,汗水与激情,激励着我们。  

半年后再相见,旧时的同窗,眉间是放飞的梦,气宇轩昂。不仅,曾经朝夕与共的校园在变,人也随着岁月在历练中蜕变。不同往日的还有我们曾经的老师,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谈笑风生,却不难看见,岁月在他们额头上烙下的沟壑纵横。多年以后,还能清晰地记起,有那么几个领路的,曾经一路护送你到大学的殿前。听到老师,亲切呼唤我那时的名字,心底是多么的欣慰,至少他记得,我未忘。  

不变的,还有八中那个味道。还记得,那些年,我们一起喝过的冷饮,吃过的兰州拉面,花在“沙县小吃”里的时光。路过,顺便瞅瞅“四眼狗”的文具店。还有,那间忘了名字的书馆,只知道旁边,是女孩子最爱逛的饰品店。吃了六年,我们知道哪里的饭好,何处的菜香,这个味道,陪我们走过了青春最不安分的时光。  

午饭,特地去回味了一下麦嘉基,一份10元的套餐,比在任何一个地方来的便宜,来的美味。在那个窗前,有我们曾经留下的背影。看着窗外来往的人群,翻动的书页,一页一年,内容早已换了千遍万遍。

晚饭,循着味道找到了那条熟悉不能再熟悉的街。记得,六年前,这里的一份面2元,三年前,一份面3元,现在一碗已经涨到了4块。虽然价格一直在升,但不变的是那一个味道,一如既往。离开之后,在他乡再也找寻不到可以替代的佳肴。  

如果时间来得及,我一定要去八中后山的水库。吹着从山顶跑下来的丝丝凉风,看着岸边的芦苇婀娜的舞姿。在一边静静地听那三五成群的学弟学妹在为一个问题争论不休,或者加入到衣着运动服的“蓝球”发烧友行列谈论NBACBA明星……

学校周边的菜市,遇上圩日就特别的热闹。从后门出来,第一个水果摊的老板最厚道,第二和第三个的女摊主,很是抠人,斤斤计较。走到那条巷子的尽头,能买到好看又便宜的衣服。在这个菜市场里,留下太多的记忆。连老师的讲义里,也常提起。  

“岩山巍巍,清水潺潺……”当时唱这首校歌的时候,我们都笑了,因为蓬莱的水,根本算不上水。但八中的后山,是一座不平凡的山。还记得,无数个周末,三两朋友相约,山路上满是蓝白校服的欢声笑语。岩上,是一座千年的古刹,佛,在这里睡了一千年。如果,那年,我在八中遇见你,我一定带你来这地方,一口圣泉,看一眼那只活了百年的灵龟,穿过四大天王凶煞的眼,来到殿前,虔诚地求一根签,解一段未知的缘。  

邂逅,转身离开的瞬间,早已泪流满面。我们所谓的坚强,其实是没被触到心底最脆弱的地方。这情,不深不浅,却越陷越深。